求一本小说,我记得男主得到一个破碎的系统,那个系统完整的时候很厉害,系统里面还有无数被控制的人


 发布时间:2020-09-23 10:27:52

为官莫若执金吾,娶妻当如阴丽华——出自《秀丽江山 》李歆 爱得不够.才借口多多.-- 行乐及时.上天给你什么.就享受什么.千万不要去听难堪的话.一定不去见难看的人.或者是做难做的事情.爱上不应爱的人.--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觉得生命真的奇妙.而活着还是好的.-- 我所有的.不过是自己这双手-- 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这世界像一个大马戏团子.班主名叫`生活".拿着皮鞭站在咱们背后使劲地抽打.逼咱们跳火圈.上刀山.你敢不去吗?皮鞭子响了.狠着劲咬紧牙关.也就上了.-- 无论多豪华的婚礼都不代表幸福婚姻.两个人终生相处和睦与否和筵开几席.多少首饰全无关联.-- 聪明人.无谓争意气.-- 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 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原来你若真爱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会说不出话来.甜言蜜语.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我们相识7年,却用了6年的时间来彼此思念 时间总在转圈圈的,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 > 所谓爱情不爱情,已经不重要了,信任与否,也不是最关键的了 明知道空气有毒,我就能不呼吸吗? 明知道水里有毒,我就能不喝它吗? 我们都知道自己会死,我们就不活了吗? > 一直都痛着, 只是从来没有人问它痛不痛, 一直都没有 黑色禁药 > 怎么可能两不相欠,佟天海还是太天真。

这才是我最后的报复。Aquamarine毁了我的雪依。佟天海,我绝你一世爱恋... 午夜深蓝 > 朱炎明哈哈狂笑,猛的摔破了瓷瓶,将骨灰一口一口塞进嘴里:“严小周!严小周!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 因为喜欢所以不舍得伤害 因为不喜欢所以不用珍惜 他还是不喜欢你啊 > 我不怪你。齐皓突然看他,并用手抹干了眼泪。我们好像两个人喝酒,我干杯!你随意。暗夜行路 > 我一直有个信念,总有人,会喜欢我,会一直喜欢我,会一直待在我身边。谁知道,这个人,不是你。

” 暗夜行路 > 我以为你说坚持就只是坚持的意思 __________________ 许然:你爱我吗 迟愿:爱 许然:不能在一起了吗 迟愿:也许吧 暗夜行路 > 朱夜"你想我了么" 泰雅"每一次呼吸都是在想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安,泰雅,明天见 > 我拼了命的不想死,醒了才知道你嫌我活着碍事…” 眉如黛 > 神说:爱是我们死前惟一的事物,它使得死亡如此从容。

> 这一生到底要做多少次自我介绍,他才能够认识我呢? > 那一天的黄昏,有彩霞映照。我转过头去,看见了司马。想当日,灵庙之内,你我初相识,一个年少,一个无知。我的司马,为何你总不相信。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你以为那是谁? > 离别有多痛,就是我转身间...幸福有多远,就是你眼中的底线 > 信里面只有很简单的几句话:如果我有来生,我还是会一个人孤单一辈子,因为我爱的人不爱我。> 我已经决定要在你身边很久。小骗子! 桃花落了,我就回来了。

小骗子! > “你为什么不肯回来?” “我已找到我的地方。我要你作个旷古绝今的圣明天子,我要保住你的江山不容任何人染指,我要助你开承平盛世…” 我要---我要你看见天下,就想起谢长留! 不问翻覆,无关迟暮,他的江山里,总有我的影子,他年论史,也总有长留二字与他的天下一起浮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为你取名长留,为什么你却不能长留 菖蒲 > “林将军,你继续心怀大志。我会依他,送你个国泰民安。会依他,明日登基,享受这万里孤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帝登基,又逢伐虏军报大捷,帝喜,大赦天下,并颁旨诏下: 文武官三品以上赐爵一级,四品以下各加一阶;凡凯旋之军,各再追进一阶,其余按功勋论赏;首功华容,封绿衣侯,赐其疆土,疆地之门,命为:"一受封疆" > 四年前的事,你也还记得吗?我以为… 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只有我自己每天拿出来回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张床,两年来他从来不让我上,每逢做爱,他都坚持到我家去!他在为你留着这个位置,就像今天,就算是强迫,他也要你躺在这里!” 闪灵 > 我不相信幸福。

我相信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有解释的权利,我放弃。我心甘情愿,被你误解。这样的爱情,太苦太苦。这样的坚持,我已经不能继续。请原谅我不够坚强,请原谅我让你失望。你唯一的过错,在于你爱上的人不值得你去爱。不能否认我在恨你, 我要用最惨痛的方式,让你失去我; 我要你在每一个夜晚,心碎成片片地哭泣; 我要你用一生的时间,来怀念我。其实,这样的幸福,并非我可以拥有。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经明白…… 风弄 > 许掠涛:“女人就象打火机,你带着出去,总是要换一换,才显得有新鲜感。

质量多差的打火机,都有被主人带出去的时候。而男人……” 他瞥瞥站在身前的非欢。“再漂亮的烟灰缸,总不会有人带着出去见人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欢:“许掠涛..你的烟灰缸正在被别人使用,你还是在买只新的吧..” 风弄 > 我已经不想当陈明了,我已经连人都不想当了 我哭了,对不起,很对不起。不是我不爱你,可是我做不到。离蔚是不可重复,我根本做不到。周扬,我把什么都给了你,可还是不能给你幸福,我把命赔给你吧。

风弄 > 穗扬,徐阳文不爱你。死前三个字,绝你一生幸福。风弄 > “我的存在…令你感到痛苦吗?”对了,昨晚,司秉恒曾这样问过他。“…如果我不在了,你就能幸福了吧。”那是有点温柔,又有些悲伤和喜悦的语调. > 他犹豫地闪过挣扎,最后面色阴暗地用力把我一推,厌恶地挥了我一掌往外走,“…同性恋。你开学那天就招我…他妈的你小子是同性恋!” 我摔倒在地上,我惨笑,我想做一些女气的动作作弄他,可是我没有力气,而且真的不会。没有了他,我不是同性恋。赭砚 > 我把我一生的幸运都给你 古木 > 我妈妈也只有我一个儿子,可惜她死得太早了. > 我在你身边也许会死,但我离开你是一定会死,所以,二者选其一,大不了死你身边。

> 从此不相见,生死两茫茫,也好,若这世上没有了你,我也不用再为这所累,也定能做个无心无情之人... > “你欠我的...下辈子...还给我吧!” 沈兵半蹲在他身边,用袖子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血,终于点了点头,“好,我还。” 晓年的头靠在墙上,嘴角眉间噙着微笑: “我还以为你会说......下辈子也不想......再见到我......” 眼里最后一点光,仿佛风雨里的星点火花,安静地,灭了。把晓年手里的枪拿下来,轻飘飘的,里面没有子弹。沈兵坐在晓年的身边,把他的头搂在自己的肩膀上,手盖着晓年的眼睛: “不是答应你了,怎么还死不瞑目?” “下辈子,都给你。

” 晓渠 > “祁剑,一直想要问你一个开不了口的问题,为什么,你会愿意活着?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 原来你不过是等着想见他最后一面。桔子树> 有一个人忘记了自己来爱你 > “以后很多事情,都要大王一个人来做了...” > “我的符卿书在北疆,几时能回来” > 大叔,你别恨我,有种你爱我! > “我当时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怕他就这么死掉了,我怕再也看不见他睁开眼睛了...坐在这里等的时候,我慢慢不怕了。怕什么呢?怕他死吗?怕失去他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他死了,我怎么可能活得下去?我死了,又怎么可能会感受到失去他的痛苦?” 柠檬冰焰 > 我苦笑,“我不知道你这么恨我。

” 他摇头,“我不恨你。”接着,他微笑,“我只是不在那么心疼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君悦,他把脸埋在我颈窝,慢慢说,“我不想活” 安燃在我颈窝里喃喃,“太艰难,太绝望” > 管家说:王爷,你走后半个月,公孙先生,就病逝了。庞统大怒:你胡说!他说要等我回来的!他说过的! 用情至此,却是哭不出来,满心都在颤抖,他松开手,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闭上眼,全是那人的背影,睁开眼,却没有泪。> 从一九九九到二零零六,七年的时间,爱着这个人,像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理所当然的存在着,有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可要是真的到了割掉的时候,会舍不得,疼,想哭。

“你看这个人,嘴里说喜欢我,又让我这么难过” > 手机信号不好 [攻受篇] 受(虚弱地):“…喂,是我。我在[嘶啦嘶啦],刚才出了[嘶啦嘶啦]…很小的[嘶啦嘶啦],没什么要紧的。不过,你能来一趟么…” 攻(在办公室开会,冷漠地):“我在开会,没空。你看中什么,钱不够就刷我的卡,早晨放在你包里了。密码是******。” 受:“我不是想要礼物…我现在[嘶啦嘶啦]我只是想[嘶啦嘶啦]而已…你一直在忙,我们有多久没[嘶啦嘶啦]了?…我都不太记得了…” 攻(不耐烦地):“大少爷,你究竟想怎样?我说了我现在在开会!” 受那头静默半晌,随即传来夹杂杂音的勉力的笑声。

“你说你爱我…但我[嘶啦嘶啦]…到底[嘶啦嘶啦]…今天是我们…[嘶啦嘶啦]纪念日,你还记得么?” 攻(嫌恶地皱眉):“…你现在说起话来怎么和哀怨的女人一个腔调。” “呵,是么…你继续忙,晚饭[嘶啦嘶啦],我可能[嘶啦嘶啦]…不,我想,我[嘶啦嘶啦]…” 攻:“晚饭我订了位子,不用买菜。另,你该换个电话,信号太差了。” 原文: …喂,是我。我在XX高架X路段上,刚才出了个小车祸…小车祸而已,不要紧的。不过,你能来么…. 我不是想要礼物…我现在不需要礼物。我只是想再看看你的脸而已——你一直在忙,我们有多久没好好说过话了?…我都不太记得了…, 你说你爱我,但我始终不知道到底你爱我什么。

今天是我们…是我们相识3周年的纪念日,你还记得么? 呵,是么…你继续忙,晚饭热在保温煲里,我可能…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吃饭。…不,我想,我大概是回不来了…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出自《何以笙箫默》 一个人身边没有人,就容易寂寞。但一个人心里没有人,才会空虚。——妖舟《弟弟都是狼》 你看起来,还是那麽年轻呢,好象永远都不会老去。而我,好象是一瞬间就苍老了,从你满身是血的那个时候起。或者,早就已经老了。只是看起来坚硬强势,其实心里,早就破碎不堪。——蓝淋《殊途》。

系统 男主 时候

上一篇: 女主多次穿越消除每个男主的邪恶值,第一次穿越男主是蛇王,这本

下一篇: 书荒,求好看的小说不要言情,不要那些老套路的,那些套路看着心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春意书评网 版权所有 0.3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