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天天看小说,不怎么管孩子,咋么办


 发布时间:2020-09-27 07:47:56

金庸,中国当今最知名的武侠小说家,他笔下那些有情有义的人物形象和可歌可泣的武林传奇,让全世界热爱武侠的华人深深着迷。人们也许会很好奇:这位写尽了人间恩怨情仇的“武林大侠”,生活中的情感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呢?其实,金庸一生情路坎坷,历经艰辛和痛楚才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真爱。枉求美眷良缘安在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然而,金庸却不安于那种富足而平庸的生活,他心里始终无法舍弃做外交官的梦想,尽管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情况,他屡屡受挫,却一直没有放弃个人奋斗,一直奔波于内地和香港之间。时间长了,他和妻子的关系越来越冷淡,最终杜冶芬爱上了别人。1953年,金庸在香港报纸发表声明,以杜冶芬不能生孩子为由,宣布与她离婚。

他后来沉痛地对友人说了这么一段揪心的话:“你爱一个人,要一生一世爱她,但往往做不到。不是你不想做到,是你没法做到。世事难料,当初再好的夫妻,日后说不定也会分手……”经过这番沉重打击,金庸突然领悟到自己在情感世界竟那样贫穷,他渴望寻觅到一位真正能和自己同甘共苦的爱人。半年后,金庸邂逅了一位让他一生难以忘怀的女子,她便是香港长城影业公司的著名影星、有“长城公主”和“香港西施”之称的夏梦。金庸对容貌不俗、气质高雅的夏梦一见倾心,觉得真正的爱终于在自己身上降临了。为了常见到夏梦,金庸进入长城公司编写剧本,夏梦主演的《绝代佳人》、《午夜琴声》、《有女怀春》等电影剧本都是金庸完成的,他们的合作非常成功。然而,金庸对夏梦的爱注定只能是柏拉图式的,因为此时夏梦已名花有主,早已嫁作商人妇,尽管她非常敬重金庸的才华和人品,也明白他对自己的心意,可是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只能把他视作知己,所以,金庸的这段个人苦恋注定没有结果。但他特别珍惜这短暂而美丽的爱,他在一篇散文中写道:“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觉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爱情重恩义,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 不久,他黯然神伤地离开了长城公司,并怀着失恋的痛苦完成了武侠名著《神雕侠侣》。细心的读者发现:《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一颦一笑,似乎跟夏梦很相似。其实,金庸在“小龙女”身上寄托了自己对理想爱情的渴望和期待:梦中的“她”应该是那种兰心慧质而又能琴瑟和鸣的女子。可是,理想的佳人又在何方呢?金庸不禁叹道:“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 丧子之痛情感触礁 1956年5月1日,金庸再次走进了婚姻,第二任太太朱露茜外表典雅而秀丽。她毕业于香港大学,有很高的英语水平,而且意志坚强,是一个敢打敢拼、风风火火的事业型知识女性。1959年,夫妇合作创办了《明报》,金庸任主编,朱露茜是惟一的女记者,工作紧张而又艰苦。开始时,《明报》销量不尽如人意,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而且他们的四个孩子相继出世,处境更为艰难,有时不得不靠典当物品来维持生活。那时,因为经常熬夜,工作时需要提神,他们就买一杯咖啡,两人一起喝。日子虽然很艰苦,金庸却常常感到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心的爱人。到1970年,金庸已经写完14部长、短篇武侠小说,他将作品名称的首字连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他的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风靡一时,《时报》也发展成香港畅销的大报,金庸夫妇还陆续创办了一些子报,终于走出了困境。然而,随着事业的逐渐壮大,他们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金庸个性是外柔内刚,不会轻易改变,而朱露茜也是个要强的人,在困难的日子里,尚能形成一种积极进取的合力,即使偶有龃龉,也会很快消解,而一旦渡过难关,外在的压力小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便再也无法掩盖了。两人经常以“刚”对“刚”,因为对事业发展方向的看法不同常常争吵,很快便由意见不合发展到感情伤害。于是,婚姻的裂痕越来越大,金庸不愿这段经历了许多考验的婚姻结束,他想尽办法补救,然而,生活并不按他的主观意愿来继续。不久,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发生了:长子查传侠自杀!这一变故成为他和朱露茜关系破裂的导火索。金庸对大儿子查传侠的感情很深,在他的影响下,这个孩子11岁时就开始发表文章,后来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相反,查传侠和母亲的关系却不好,因为朱露茜经常大发脾气,动辄和丈夫吵闹,也听不进儿子的多次苦劝,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查传侠不再理她。目睹了父母的不和后,查传侠觉得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很悲哀,对人生充满了种种悲观的想法。

1976年10月,年仅19岁的他因与女友吵架,一时想不开,便自杀了。金庸与朱露茜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丧子之痛,都觉得对方应为孩子的死负责,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已无从化解。一波三折再出“围城” 这天晚上,金庸失魂落魄地在一家酒吧独自喝闷酒,引起一名女侍应生的注意。她叫林乐怡,在这家酒吧做兼职,她觉得眼前这个失意的男人似乎很面熟,再一看,竟是大名鼎鼎的武侠小说家金庸。借酒浇愁愁更愁,午夜时分,金庸终于完全醉了,伏在餐桌上呼呼大睡起来。林乐怡吓了一跳,忙把金庸酩酊大醉的情况报告给女老板。老板也束手无策:酒吧里只有三名女侍应生,大家不知怎样与金庸的家人联系,可她们又不能狠心将酒醉的大作家推到门外,老板只好吩咐林乐怡和另外两名女侍应生将金庸搀扶到里间的一张空床上。然后,她让林乐怡守一会儿,待他醒来问明住址再用车送走。大约一个小时后,金庸醒了过来,他头痛欲裂,忽然看到旁边坐着一位年轻的姑娘,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不禁吃了一惊,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林乐怡关切地问:“金庸先生,您好些了吗?您在我们店里喝醉了。”说完,她便给金庸送上一杯茶。

金庸对她表示感谢,并从交谈中知道了她的名字。这时,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林乐怡,发现她身材修长,面若桃花,一对杏眼里的目光温柔而亲切。不知为什么,看着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林乐怡,金庸略有些失神,他想起自己逝去的青春,心中蓦然有了莫名的伤感。林乐怡关切地说:“金庸先生,我很喜欢您的武侠小说,特别是《神雕侠侣》,我已经看了好几遍了。酒喝多了伤身体,我们都等着您写出新的作品呢!”在失意的时候听到这么温存的话语,金庸很感动,长期生活在名利光环里的他见过了太多的浮华和虚假,可现在却觉得这个年轻的女孩身上有一种值得信赖的品格,就把自己的痛苦和烦恼都倾诉给她。从此,这两个相差29岁的人成了忘年交,在林乐怡眼里,金庸不仅是博学的师长,更是一个时常很脆弱、需要理解的大朋友。不久,金庸夫妇创办的《华人夜报》出现内讧,因朱露茜与总编辑王世瑜之间长期隐藏的矛盾突然激化,最终导致因王世瑜辞职并带走大批得力员工而使该报被迫停办。面对这一切,刚愎自用的朱露茜不检讨自己,反而迁怒金庸。结果,他们又大吵了一通,这次争吵让两人都意识到婚姻已到尽头,朱终于正式提出分手。尽管金庸也觉得他与朱的婚姻很难再维持下去,可还是坚持拖一拖,给对方多一点儿时间考虑。

在那段最苦恼的日子里,林乐怡给了金庸很多善意的开导和安慰,她说:“不管什么人,在困难时都应该得到同情和帮助。”心地善良的她不愿看到金庸的家庭支离破碎,希望他们重归于好,可不久后却发生了一件让她深感难堪的事。这天,金庸又来到酒吧,因店内客人不多,闲下来的林乐怡便和金庸聊天,想排解他心中的郁闷。就在此时,朱竟意外地闯了进来,不由分说便对林乐怡横加指责。金庸气得全身发抖,心脏病发作,差点儿休克过去。朱却像没看到一样,出完气便扬长而去。又羞又气的林乐怡忍住内心的羞辱,给金庸叫来医生进行检查,金庸对这个心地善良、宽容大度的姑娘充满了感激。然而,几天后,当金庸再去酒吧时,却见不到林乐怡了,女老板说,林乐怡对那天发生的事非常不安,为了不影响金庸夫妻的关系和酒吧的声誉,她毅然辞了职。听到这些,金庸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林乐怡,他百感交集,怅然若失地离开了酒吧。这一次离婚是金庸提出来的,朱开始不同意,硬说是金庸另结新欢导致他们不和。但金庸决心已下,朱觉得再拖下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就答应了,但她同时提出两个离婚条件:金庸必须付她一大笔补偿费;不管三个孩子跟谁,金庸再婚不能再有孩子。

另外她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如果离婚后发现有欺诈行为,将再度起诉。对这些苛刻而自私的条件,金庸全都答应了,他只求尽快解脱。红颜知己相伴相随 结束了这段痛苦的婚姻,金庸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挫折感,他觉得自己写了那么多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却未能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真是一种悲哀。他感到,完美的受情只是自己追求的一个虚幻的梦,现在梦醒了,尽管很痛苦,但他终于踩在了真实的土地上。不知为什么,金庸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应该给失去工作的林乐怡一点儿补偿,费了一番周折后,他终于找到了她。林乐怡得知金庸的来意后,表示坚决反对,她说:“我敬重您,衷心希望您幸福,暂时丢了工作没关系,我可以再找。”金庸听罢,心里充满了无言的感动。金庸的朋友们终于知道他有了一个红颜知己,他们都惦记着金庸今后的生活,就想法把他与林乐怡往一起撮合。金庸虽然喜欢林乐怡,可他坚决反对,理由是林乐怡不可能答应,因为两人岁数相差悬殊,恐怕误了她的青春。但朋友们决定试试看,就直接去问林乐怡,林乐怡踌躇不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问她为什么,她不说,其实她的内心已对饱受感情创伤的金庸产生一种复杂的情愫,她爱慕他的才华,很想照顾好他的后半生,可金庸毕竟是名人,她担心世俗的流言蜚语。

就在此时,金庸病倒了,儿女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能随时守在他身边,林乐怡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就主动前去照顾金庸。金庸很快痊愈了,林乐怡又要离开,他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她的手,悲凄地问:“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林乐怡的脸红了,慌忙说:“不,我是怕……我再考虑一下吧。”然后,她慌乱地离去了。两天后,林乐怡告诉金庸,她决定一辈子和他生活在一起,可此时金庸又犹豫了,他想起离婚时朱提出的条件。但林乐怡早已知道此事,她没有流露出半点儿不快,而是温柔地微笑着说:“这也好,今后我正好把全部时间和精力用来照顾你。”金庸深情地看着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久,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金庸依依不舍地把娇妻送到澳洲留学,这一去就是4年。留学期间,林乐怡有不少追求者,金庸对此事很大度,有一次还在电话里说如果遇到更好的人,请她慎重考虑。结果,林乐怡第一次冲他发了火,说自己早就把一颗心给了他,忍受寂寞之苦到澳洲留学就是为了能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便于今后协助他工作。林乐怡学成后,一天也没有多呆就回来了,很快成了“金大侠”的得力助手。她与金庸前妻生的三个孩子相处得很好,是一位真正的贤妻良母,时间长了,连朱也自叹不如。

对此,金庸非常满意,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现在这个太太虽然不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但大家相处得很好。前妻也常常来和我们聚会,一起吃饭,有事我们还要帮她。” 1995年春季里的一天,金庸在家中突发心脏病,当时,林乐怡急得直哭,赶紧送他进医院抢救。院方作了很大努力,成功地为金庸进行了“小球弹性通塞手术”,使他转危为安。在最危险的几天里,林乐怡一连50多个小时不合眼,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边。还有一次,医生说金庸双肾功能衰竭,可能需要肾移植,乐怡当即表示,她愿献给丈夫一个肾。尽管后来不必做此手术病就好转了,金庸心里对妻子的一片深情仍非常感动。现在,金庸在开会、讲学和其它社交场合,大都要偕同夫人林乐怡前往。不论他们走到哪里,乐怡的秀丽娴雅都很受瞩目。金庸迷们背后称她为“小龙女”,觉得在情感之路上漂泊了大半生的金庸终于找到了最好的归宿。“神雕侠侣今重现,跨世遨游好河山。一慕修道增粉色,千里相从减朱颜。”从金庸先生的诗句中我们不难领悟出他在经历无数风雨后,终于觅到生命里真正的“小龙女”那份喜悦与安宁。现在,他们已经相依相伴走过了24个春秋,云淡风清的爱像桃花一样开在和煦的春风中,将伴随这对神侠碧鸳走过漫漫人生路. 1976年10月,金庸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大儿子查传侠自缢身亡,时年十九岁,这是他心中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痛。

他痛苦地回忆“我记得接到大儿子在美国过身的消息后,好灰心,好难过;但那天还要继续在报馆写社评,一面写就一面流泪,一直都很伤心,还是要写。”之后,他亲自去美国,把儿子的骨灰捧回香港安葬。儿子的自杀也成为他信仰佛教的直接原因。几个月以后,他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中说: “……事实上,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一句“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写不尽他心中无限的悲痛与伤心。1961年,他写《倚天屠龙记》时,对于“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他还没有切身的生命体验。1977年3月,当他提笔写下这些文字时,离查传侠自杀不过短短5个月,伤口犹新,创痛宛然,所以语含至痛。中年丧子,那是真实人生最深的不幸。关于查传侠自杀的原因有两个版本。一种说法是与父母离婚有关。

查传侠在美国读书时,得知父母要离婚,非常伤心。他曾多次尝试劝说父亲,但没能改变这个事实,父母的离婚对他的打击极为沉重,在绝望中他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林燕妮说:“在离婚期间,查良镛和朱梅(玫)都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时刻,那就是十八岁的爱儿在父母闹离婚时自杀逝世。”〔13〕〔《偶像画廊》7页〕这番话可以作为旁证。另一种说法是,金庸对这个儿子感情很深,相反,母子的关系不太好。查传侠十一、二岁时就写过一篇文章,说人生很苦,没什么意思,先天有佛教思想。有人说应该阻止孩子这样想问题,金庸却觉得儿子是对的,人生本来就像他想的那样,他甚至夸奖儿子深刻早慧,根本没有想到儿子会因这思想断送性命。查传侠那时在美国读大学一年级,还未选科。他有一个女朋友在旧金山,他们在电话里吵了几句,他就不想活了,一冲动就选择了自杀。1991年,金庸将《明报》卖给于品海,有人就说那是因为于品海长得像他死去的儿子。记者问及此事,金庸回答:“理性上我没这样想。但他跟我大儿子同年,都属猴,相貌也的确有点像,潜意识上不知不觉有亲近的感觉,可能有。” 金庸现有两女一男,和死去的查传侠都是朱玫所生,已各自为人父母,都不从文。

长女查传诗,1988年5月15日与《明报晚报》副总编辑赵国安举行婚礼,当时报纸曾刊出他们的结婚广告。次女查传讷(就是金庸文章中提到的“阿讷”),1987年与一个医生结婚,《明报周刊》对她们的婚礼有图文并茂的报道。〔14〕〔 参考牧夫《渣甸山的黄昏--查良镛的权力、事业和家庭》,《解放月报》1988年12月,17页〕1994年,金庸说过“大女婿在商业电台,以前在《明报晚报》任副总编辑,后来也在《明报》经济版干过”,曾和于品海在《财经日报》共事。〔15〕〔《文坛侠圣:金庸传》,广东人民出版社,403-404页〕 儿子查传倜长得酷似乃父,比父亲要胖,师承以美食以本的蔡澜,据说食的品味很高,绰号“八袋弟子”,八袋指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酒,意思是要尝尽天下美食。他的嗜好就是:吃、养狗、游山玩水,最喜欢东坡肉和香口食物。遇上什么好吃的,必定回家告诉他父亲,然后与家人同去品尝,每周如此。因为金庸喜爱吃东坡肉,查传倜也吃遍香港的东坡肉,一旦找到香味四溢、入口融化的,他总要与父亲一起去吃。出身于名门书香之家,查传倜说他没有压力,他有自己享受生命的天空。

他原是学会计的,现任明河社出版公司副经理,协助父亲做些出版管理工作。1994年他对冷夏说:“每一个礼拜六,晚上我们都有一次家庭聚会,一起吃饭。他们三家都住在同一栋大厦,跟我家住在很近的。他们三兄妹感情很好。对我也很好,我现在这个太太不是他们的母亲,但大家相处得很好。我跟我离了婚的太太也常常聚会,一起吃饭。”〔16〕〔同上404页〕他对白岩松说:“作为父亲我对儿女很宽容,可惜少于教导,我爱他们但是好像我不太喜欢教人,所以我现在怀疑到底做教授行不行,好不好。”〔17〕〔《访谈:白岩松与金庸对话》,《生活时报》1999年9月16日〕 “1976年10月,我十九岁的长子传侠突然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自杀丧命。这对我真如晴天霹雳,我伤心得几乎自己也想跟着自杀。当时有一个强烈的疑问:‘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忽然厌弃了生命?’我想到阴世去和传侠会面,要他向我解释这个疑问。”〔22〕〔《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154页〕在死亡面前,一切身外的虚名浮利、他的万贯家财都变得空空洞洞。这也许是他一生遇到的最大打击,他自称“在香港几十年都很开心,除了大儿子死亡,与前妻离婚,以及许多好朋友去世之外,其他都没有大的不开心。

在小学、中学、大学读书时本来也挺开心,只是抗战期间,物质生活艰苦些,但精神生活也很愉快。”儿子的死,曾经使他伤心欲绝,他拼命用《格林童话》里的一个故事安慰自己: 有一个妈妈,死了儿子,她非常伤心,从早哭到晚。她去问神父,为什么她的儿子会死,他能否让儿子复活?神父说:“可以,你拿一只碗,一家一家去乞。如果有一家没死过人,就让他们给你一粒米,你乞够十粒米,你的儿子就会复活。”那个女人很开心,就去乞。但一路乞,竟发觉没有一家没死过人,到最后,一粒米都没乞到。她就觉悟:亲人过世原来是任何一家都避免不了的啊。于是,她开始感到安慰。〔23〕〔《名人传记》2000年第7期,28页〕 “此后一年中,我阅读了无数书籍,探究‘生与死’的奥秘,详详细细地研究了一本英国出版的《对死亡的关情》(Man's Concern With Death)。其中有汤恩比博士一篇讨论死亡的长文,这篇长文有不少精湛的见解,但不能解答我心中对‘人之生死’的大疑问。这个疑问,当然只有到宗教中去求解答。我在高中时期曾从头至尾精读过基督教的新旧约全书,这时回忆书中要义,反复思考,肯定基督教的教义不合我的想法,后来我忽然领悟到(或者说是衷心希望)亡灵不灭的情况,于是去佛教书籍中寻求答案。

”。

宝宝 老婆 妈妈

上一篇: 明清代的长篇小说四大名著分别是什么

下一篇: 求主角超级无敌的YY完结小说!主角要一出来就无敌的!什么类型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春意书评网 版权所有 0.24481